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闫舒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表哥驾到  

2015-06-05 20:34:07|  分类: 故事小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我真想掌握一句呼风唤雨的咒语,假如现在念上一句,来一场特大风暴,表哥一行就的改变来这儿做客的计划。
    可惜,艳阳高照。
    妈正激动地忙着杀鸡煎鱼煮肉,一边隔一分钟催我一句:“快洗澡,快理发,快换衣服。”仿佛我也是一道要隆重推出的大菜。
    我懒洋洋地应付着。换上那种体面的衣服,我就变得不像我,像个乖乖兔。妈却为此满意,她说:“这样,跟你表哥站在一起,反差能小一点.”
    他每次在夸奖表哥时,总是带点嫌弃我的口吻。有什么办法?表哥虽然我没见过,可早从妈哪儿知道他是个世界少有的人。他只比我大一个月,可优点大大小小合起来至少有一百条,什么孝顺,整洁,聪明,会弹钢琴,参加过模型小组,打电脑快如飞,写作文得过奖,等等,包括吃饭很文雅,呷汤没声音……总之,妈出差去过表哥家,回来后就如数家珍。
    与那样的表哥见面,让人提心吊胆。
    表哥果然相貌堂堂,但太fat。他一见面就对我问好:“Good afternoon.”
    妈欣喜地推推我:“用英文回答呀,听见表哥的话了吗?他英语很标准!”
    其实在班里我也是个英语尖子,甩几句不成问题,可万一对方再滔滔不绝地出来长篇英语怎么办,所以我果断地对妈说:“又不是举行英文比赛!”然后对表哥说:“你好!”
    表哥的妈妈,我的大姨拍拍我的肩。

    妈恨铁不成钢地白了我一眼。真扫兴。我回小房间做飞机模型去了。心里想着,有这样高档次的表哥真让人觉得自己矮了一截。
    一会,表哥推门进来,我怕他对我做的飞机模型不屑一顾。不料,他倒挺和蔼可亲,点着那小东西说:“太棒了!”我看他不像是讽刺我,就送他一个。原本想让他帮我提些改进意见,不料,他很抬举我,拿着它去对大姨说:“表弟送我的.”
    人家姿态那么高,放下架子称赞我,我还能不对人家好?我俩一会儿就称兄道弟了。我建议在小房间布置个模拟篮球场,在哪儿玩投篮。我这个主张把他这位天才听得一愣一愣的。不过他平易近人,微笑着答应下来。
    大姨饶有兴致地来当观众。
    我弹跳好,投篮动作又帅又准,只是太热了,只能脱了体面的上装。妈进来找东西,立刻骂我是猴子投胎,天生的粗鲁。我看看表哥,人家到底是文雅。虽然他的投篮技术差,动作笨拙可爱的像毛毛熊,可人家跳一下捋平衣服,理顺头发。学生精英的仪态一点不变。
    你能要求爱因斯坦会打网球,托尔斯泰会驾驶飞机?人家表哥,有那么多优秀品质,体育差一点是小事一桩。况且,他还挺谦虚,老说:“表弟,你很全面。”
    大姨为我计算着投进多少回。
    我在家,还从来没受到过这种规格的鼓励。我现在仍想学会呼风唤雨的咒语,仍想让老天爷刮暴风下暴雨。这样,今晚表哥一行无法回旅馆,得住在我家。
    天,万里无云,一如既往。
    到了吃晚饭时,表哥和我已是勾肩搭背,亲如一人。
    能与那种伟大的表哥成为密友,也许我有点不凡,是“挺全面”。
    只是吃饭时,妈的一句话又让我瘪头鳖脑。
    饭桌上,妈不停地给大家搛菜。他给表哥的碗里搛了三块排骨两个鸡腿,堆的像丰收的小山;他也给大姨搛,然后搛了两块排骨给我。
    “谢谢!”表哥彬彬有礼,一边不负众望,吃得文静而又迅速。
    “多有教养!”妈妈由衷地说。
    我瞄了下饭桌,发现排骨盘子空了,妈妈一块也没有。我有点生气地说:“我吃一块排骨够了,另一块你自己吃得了!”
    妈妈不高兴了:“看这孩子,多不知好歹!”
    大姨说:“这孩子懂事,知道心疼人!那是真孝顺!”
    妈则推让说:“别安慰我了,他的气我受多了,也习惯了。古怪呀,这孩子。”
    我觉得吃饭没胃口。连汤也咽不下。看见表哥端坐在那儿,很正规地进餐,我确实觉得自己是个小傻子。
    天突然暗的出奇,还闪电打雷。我敢对天发誓,这次可不是我念咒语呼来的。我有点像掉了魂,坐在窗前托着腮,活像个小书呆子。
    其实什么也没想,脑子让什么东西塞住了,谁能帮我校正一下?
    唉,表哥驾到,一切都复杂了。
    突然,我听妈叫我,我过去。
    妈在洗碗,水龙头冲得哗哗响。她不看我,看着水盆,问:“刚才你不吃排骨,真是为了省给我吃?”
    我也没朝她看,转身走了。
    路过客厅,听见大姨正和表哥说话,而且,是一句让人心跳的话:“你表弟,够你学一阵的。”
    别是把我当反面教材!我的证实一下。
    你别看他不会弹琴,没学过电脑,那些一学就会的。你看人家那灵活样,诚实,孝顺,做的模型多漂亮,你做的那叫什么?还有,明天起,你得跟他那样练弹跳……”大姨说得头头是道。
    “唉,天天听你说表弟的好话!”表哥好没劲地说,“说的我好没信心!”
    我一拍脑袋,这回真像孙猴子那样一蹦老高。而且,我立即冲了进去与表哥握手,告诉他:我俩真是一对难兄难弟!彼此彼此,相见恨晚。
    不知怎的,我只叫道:“表哥驾到—”就涌起一种男儿掉泪的悲怆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